辛芷

【双黑】关于醉酒这件事

发现自己居然还写了一个段,一起发了算了
就是个段子,以后大概会写成中篇
文豪还没补完,不太清楚自己写的崩没崩,希望能有人看一看点评下

设定是A公司财经主管哒宰XB公司财经主管(其实工作量直逼CEO)中也

本段前提是AB公司正式展开长期合作,两方说是开庆祝酒会其实就是存了把对方公司的人(尤其是高管)往死里灌的恶劣心思想要实现

于是太宰和中也就中枪了2333333

by:辛芷

【段子】

中原中也觉得脖子巨酸。

这酸意着实很难形容,感觉像是谁想掐死他结果没得手。他这么想着,只觉得难受得慌,于是试探着动动脖颈,咯啦一声,痛的他酒都醒了。

昨晚上到底是疯成啥样了,中原中也迷迷糊糊地反省,搞出这么一副谋杀未遂的架势。
他在坨成一坨的被褥里艰难的动了动,眯眼观察了两秒,看见屋内一角的那台空调处于匿机状态,顿觉室内热得要命,一身粘得难受。
中原中也嗅嗅自己的发梢——连头发上都是酒气。

昨晚上酒会简直是嗨翻天了,他记得后来自己还被几个喝大了的傻逼泼了一身香槟……再后来他自己也喝挂了,估摸着是被拖回房的,自然也没洗。这会儿一身酒液跟汗粘在一起,又难受又恶心。

……真是过头了。

说起来都是太宰治的错。他昨天本来根本没沾多少酒精,独善其身地卡在派对角落围观神经病们群魔乱舞,调戏几把同僚多灌几杯酒,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结果没料到一脚踩中对方的深水炸弹,被一杯混合酒精饮料瞬间放倒,顿时以一米六的娇小身躯举起桌子嗨了起来,一秒成为群魔乱舞现场最闪亮的一颗星。
要不是清楚以自己的尿性八成也不会让太宰治舒服,这会儿他就要掀了被子去把那混帐掐死为上。
……虽然这会他也不知道太宰治在哪个旮旯里晕着。

还是得先起来洗个澡。

中原中也在睡意和恶心感中挣扎两秒,还是起了身。
他慢悠悠地掀开被子,在天旋地转中缓了一会,刚要起身——一只手臂从他背后伸出,绕过他的腰侧,准确无误地勒住了他的——胃部。

喝了一晚上酒肚子里除了酒就没有别的东西的中原中也:“…………”
妈的,差点被勒吐了。

这一搂搭配上未明的天色简直是恐怖片现场,力道少说也是谋杀未遂。要不是中原中也知道昨天的安排混乱、一帮醉鬼多半最后是随便安的房间、且这个还没醒就敢吃他豆腐的白痴有可能是自家公司的,这会儿他肯定已经在吓一跳之后恼羞成怒了。
他翻了个白眼,用力挣了挣——对方的力道顿时从谋杀未遂上升到力图谋杀成功。

腹部被勒得巨难受,再加上宿醉头痛、一身黏意,中原中也终于不耐烦了。

哪个神经病,他昏昏沉沉地想,拿出自己平时收拾下属的力道曲膝往旁边踢了一脚——
正中目标。

他旁边的人——太宰治毫无防备地差点儿被这一脚搂下床,直接从睡梦里头醒了个彻底,堪堪扒住床沿才没直接摔下去。

他半睁着眼睛,还没清醒,只凭着起床气和宿醉的双重夹击以十足的杀气地看向罪魁祸首。

中原中也:“……”
太宰治:“……”

这一刻中原中也感觉到了爽,并且很想倒回时间再来一次,最好再下脚重点。

这个时候天还没怎么亮,从厚重的窗帘后只能窥见几分昏暗的晨光。
大清早就清梦被扰,谁的心情都不会好。太宰治按了按太阳穴,感受着宿醉的头痛,心里直想打人。
“……”他看了一眼床中央和被子绕成一团的中原中也,对方已经坐了起来,也正平静地逼视着他,眼神带着一股子让人讨厌的的嘲意。
他们两个对视了两秒,然后一致地别开头。中原中也出了口气,太宰治揉了揉眉心。

两人同时想,哪个日狗的傻吊把他和这家伙凑到一个房间里的,真不怕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两个人血流一地的凶杀现场吗?

FIN.

这一篇的后续是:因为万恶的蚊子,所有人都以为太宰和中也酒后乱性了233333

说起来有没有那种太太很多的群能够收留我一下【躺

想要看这个背景写长的麻烦在评论敲个1(最好加一下评价)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