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芷

【安雷】同床异梦

 

史密斯夫妇梗改良版

 

跨国公司总裁安X雷家没有实权的用来联姻的三少雷
r
【组织排名第五的特工安X组织排名第四的特工雷(其实更偏向杀手)】

 

正文:↓↓↓

 

 

 

闹钟在六点准时响了起来。

 

安迷修在被窝里动了动,有些难受地叹了一口气。他翻了个身,能切实感觉到被柔软棉织物包裹的美好感觉正动摇着他起床的想法。

要是换做平时他说不定已经起了,毕竟作为工作狂的自律不是说着玩儿的,但现在他却头痛得要命,一点爬起来的欲望奉欠。

昨天晚上拼酒拼得太过火,为了拿下那一单安迷修真是豁了出去,红的白的不知道灌了多少,最后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他一直是那种只要不必要就烟酒不沾的好男人,虽说之前事业打拼期养出了不俗的酒量,但到底好久没喝过酒了。要不是昨晚上刻意控制了酒量跑去厕所催吐了两回,他估计自己今早甚至醒不过来。

 

当总裁真是要命。

 

宿醉还在折磨着大脑。安迷修在温暖的被窝里迷迷糊糊地想着要不给自己放个假吧,偶尔人也要休息的,助理不是也说自己太拼了吗……

他脑子里回想着漂亮助理说这话时的严肃的模样,差点就沉入美梦里睡了过去。

 

 

——就是意识沉入黑暗里的那几秒,一记毫不留情的重击猛地击中了他的头顶。

 

 

被疼痛唤醒意识的安迷修近乎恼怒地睁开眼睛——

 

 

视线对焦的那一秒他所有的火气全部都归零,剩下的一点无奈和累累厌憎迅速转化为一种难以形容的、冰冷的冷静。

 

看来今天注定是没法放自己一个假了。

 

他在一秒之内抛却了所有对起床的犹豫和对温暖床铺的眷念,仿佛多一点柔软的情绪都不想给予对方,快速地从床上猛地立起。然后被子掀开,仆人低头献上早就准备好的礼服,飞快地低头退出去。

安迷修快速穿起衣服,动作快要带起残影。他想起刚刚退出去的女孩因羞涩而红润的脸颊,破天荒地一点都不高兴。这情绪被冰山般的冷静镇压着,但他还是忍不住迁怒:“你不会温柔一点的叫人起床的方式吗?”

 

雷狮脸上温和的笑早在女孩子退出去的第一秒就彻底消失了个干净。安迷修很清晰地听见同他结婚了八年的法定伴侣给予的回答——是一声极为不屑的哼声。

 

安迷修不抬头都知道对方是怎样一副表情——雷狮总是能够神奇地把嘲讽把握在一个既不会太露骨又让人能够充分感受到的地步,他的表情总是有礼且淡定的,但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讽意没有人能够忽视。

过去安迷修还会冷冷地说一句“你最好放尊重点”,到了后来他已经习惯了这样无声的嘲讽——反正雷狮只会对他做出那样的表情,而且这种表情的杀伤里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尽归于无。他干脆懒得回应那个挑衅,直接问:“找我干什么?”

 

“你昨晚吐了我一身。”雷狮冷冷地说,在安迷修挑眉之前他又很快接下去,“补偿我要一辆兰博基尼,直接划给卡米尔,他车坏了。今天我要跟你讲的重点不是这个。”

 

安迷修再次挑了挑眉,没有接话。但是雷狮知道他明白了并且会照做,只是有些不满而已——他对雷狮不满时总是挑眉。以他八年来对安迷修的了解来看,安迷修的不满其实可以更情绪化,他知道安迷修只是懒得对他表达出更多应该表达给“恋人”看的情绪。

他们对彼此都是厌恶的,哪怕已婚八年也委实说不上什么“恋人”。

 

雷狮对这种不痛不痒的不满基本采以无视态度。

他懒得多说什么,直接把平板塞给安迷修。那张写满了行程的“结婚纪念日计划表”呈现在两人面前时他们都露出了被恶心到的表情。安迷修揉了揉眉心,在脑子里把明天所有规定好的日程全部划去,心想一年一度的受难日又要到了。

 

他抬头去看雷狮,在对方冷漠的注视里看到一样的厌烦。

果然就是这样,他扔下平板系好领带,说“我明天会回去接你”。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雷狮也不想听别的。

 

在他整理低头好领口的几秒之内,门被雷狮随手带上的响声在耳畔响起,他也觉得轻松起来。

 

说起来,同行八年,他们之间唯一的默契大概就是对彼此的厌恶了。

 

 

 

 

 

安迷修并不是没有渴望过真正的爱情。

 

这种渴望被扼杀在八年前,具体过程很难想起。比较清晰的是那妥协一般的、对着会场另一角的雷狮遥遥举杯的动作。雷狮抗争的时间大概要比他更长一点,安迷修不知道对方是否是因为这个原因格外厌恶他。

联姻的结果无疑是好的。但是安迷修很难高兴。雷狮的存在他很难接受,他们彼此都为对方痛苦。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是没有试着对雷狮好,但是对方的脾性实在是……难以言说。

他猜想自己在对方眼里也是一样的不可理喻。

 

了解内情的人非常少,但是他们毫不例外地都觉得雷狮和安迷修真是世界上最不适合的人了。三观不同、性格不合、新婚之夜是以一场旷世战争结束的。结婚后他们没有做过任何夫妻该做的事,无论床上床下。他们很少见面,因为都懒得装作模范夫妻都懒得恶心自己去“秀恩爱”。

 

脱去总裁、青年俊杰的身份,在枪林弹雨中行走时他的好友们也会在频道里提出些不切实际的意见。安丽洁曾经说:“你是否因为厌恶对他抱有可怕的偏见?”他想了想,觉得偏见总是在不断更新。

 

 

无法改善,无法沟通。

最终还是发展成了这样,交流都是困难。

 

要不要找个机会将婚离了?安迷修捏着平板平淡地想,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已经有了足够反抗家长们的力量。

 

 

他看了眼加密屏道闪烁起来的光芒,暂时将这个选项压了下去。

只是心头难免烦躁。

 

 

TBC.

我:呵呵,现在想离婚以后有你后悔。

 

         估计想写到秘密任务得下章了……_(:з」∠)_求评论推荐啊小姐姐们

评论(1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