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芷

【安雷/伪ABO】在救世主被板砖砸头后我们该如何拯救他的三观[1]~[2]

又名《一块板砖引发的血案》

过年了该交党费了

OOC预警(故意的和无意的都有)

正文:

[1]

“雷狮雷狮,你吃这个啊!”

“雷狮你看这个新闻……少女未婚先孕选择自杀,哎哟现在的妹子真是脆弱……话说这是个omega还是个beta啊,新闻稿上怎么没有标明啊。”

“雷狮你怎么不说话啊?咦你只吃那么少吗?是不是怀孕了食欲不振啊……诶你这样不行宝宝需要营养的……”

“雷狮……”

 

“……”雷狮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冷静。

他搁下筷子,伸手把对面鹦鹉般聒噪的救世主的脸强行掰正,对面那张时刻透露着“我是个傻白甜”的蠢脸配合地闪现出几个问号。

雷狮强忍嫌弃地看了他好半天,清了清嗓子,拿出几辈子都没有过的耐心尽量温和地表达他的不满:

“——你妈妈有没有教过你什么叫食不言寝不语?”

 

金眨巴眨巴眼睛:“我是姐姐带大的。”

 

“……哦。”雷狮一开口就被堵回来,只能继续强颜欢笑。

他有心想要一锤子把对面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的傻子锤死,在心里疯狂默念了一百遍“他是个病人他是个病人”才勉强稳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杀心。这复杂的心理活动使得他本来就不怎么自然的笑容变得有点狰狞:“那你能不能暂时先不要说话?”

——就让我好好吃一顿早餐也好啊!他在心里呐喊。

 

这话基本已经把“我不想和你讲话”这个意思直接表达了出来,救世主先生那张被搓得变形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个极为委屈的表情。

他说:“雷狮你怎么能这样呢?”

 

雷狮:“……”

雷狮本能地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救世主松开抓在手上的鸡蛋和油条,用沾满了油污的爪子一把反握住雷狮的两手腕。他深情地凝视着海盗在全宇宙都排得上号的俊脸(和额角跳动的青筋),蓝色的眼睛里融化了深切的情感。

 

他大声说:

“——我们不是最好的闺蜜吗?!”

 

雷狮:“……”

雷狮连说卧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被这十个字正面击倒,在隔壁桌嘉德罗斯骤然爆发的大笑中夺回自己的双手,缓缓把手埋进手心里,继二十多年的放纵不羁后第N次感到了生无可恋。

 

——都是那块破板砖害的。他恶狠狠地想。

 

这错乱的一切要追溯到三天前,罪魁祸首如间接受害者雷狮所言,大概是一块板砖。

 

三天前正好是周年日,细数日历凹凸大赛已经结束了七年。

与后世官方记载的无神纪年开始的时间不同,最后一届凹凸大赛的幸存者们并不认为凹凸大赛的截止日是在创世神的碎片化光消失的那一刻钦定的。早从这群叛逆者史无前例地揭竿而起开始,举行过无数次的、历史悠久的大赛就完成了它的终结。

 

屠神之战完成之后他们就各奔东西,三五年难得一见,倒是真有点天涯海角各驻一方的意思。金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也就此告别,兴致奕然地跟着没事瞎闲逛的凯莉乱晃了大半个宇宙,一晃就是五年整。期间宇宙各处不停变动的风声和社交网络上杂七杂八的八卦不时会将曾经伙伴的消息捎到身边,他自己也建了个讨论组,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把所有人断掉的羁绊又联系起来,每天都在群里头和一群人打打闹闹互相挖苦,日子过得很舒服。

 

直到这个特殊的日子一到,这种平静得和他曾经波澜壮阔的人生有点不太相符合的生活才被稍微打乱——几个爱热闹的女孩子提议在七周年办个聚会,大家凑在一起吃吃饭唱唱歌,回忆一下创世战争的情形。

彼时救世主先生还没有意识到这破聚会就是自己被上天眷顾的人生中最大的劫数,他想着大家一起回忆一下拳打雷王星军队脚踩殖民地霸主并肩作战一起围殴神使的日子好像还挺不错的,于是就以欣然接受的态度大包大揽地接下了所有的事务。

大家答应的都很快,少数几个不情愿(傲娇)的也很快被软泡硬磨的妹子搞定了。前期准备事务一切顺利,地点就定在繁华的Z星。金要去订饭店订酒店,和凯莉到的很早,到了日子也就是在酒店干等着而已。而熟悉救世主同学的人都知道这货是个个性很跳的家伙,让他干等着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在酒店大床上滚了一圈又一圈之后,他终于没忍住跑去敲了隔壁凯莉的门,哭唧唧地说女王大人我们去逛逛街吧。

 

——这一逛就逛出问题来了。

 

这群旧时代遗留下来的超能英雄那可是在社交网络上都亮过相的,颜值以网上小迷妹的感叹来讲——“凹凸大赛都是靠脸排实力的吗?!”总之长得好的人就是容易被记住,而揭竿而起的起头人金傻白甜的笑容更是映在很多人的心中无法磨灭。偏生他自己完全没有这个自觉(凯莉也没有),走在繁华的大街上连个墨镜都不戴——虽然带了也没有什么用。

于是顺理成章的——他们被堵了。

 

这大概是给予创世神致命一击的救世主第一次直面感受到凡人——尤其是女性凡人的战斗力(而且不知为何她们很多人都对凯莉脸红了),他和凯莉夺路而逃了三十公里,原力技能都用上了,也还是没能甩掉人潮。最终两个屠神英雄吃了不熟悉地形的亏,被可怜巴巴地堵在一处暂时休置的工地。

感觉即使是面对创世神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狼狈过。那时候凯莉甩着签名签到手酸的手低声抱怨。

 

——她当然没有想到半天之后她会更加狼狈。

 

在这场简陋的签名大会开始了不到二十分钟后,冥冥之中一直笼罩着金的主角光环毫无征兆地突然失效。那足以普度众生的光辉在一瞬间变得比快要熄灭的劣质灯泡还要微弱。

 

真的就是那么凑巧——凑巧有个女孩不小心被工地上的钢筋绊了一下,凑巧金伸手扶了她一把,把头暴露在了临时搭建的雨棚檐下,凑巧有一块掉落的板砖堪堪停在简陋的雨棚上,凑巧一阵风拂过吹动了雨棚,凑巧一个女孩一声惊叫,金下意识地抬了个头——

 

于是啪的一声,骨骼清奇的救世主仰面倒下,落地发出一声闷响。

——在上百人的注视下,那块砖咕噜咕噜地翻了个身,不动了。

[2]

想必救世主还在过关斩将灭人屠神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被板砖当堂撂倒的一天。

——这种LOW爆了的囧事配上他在社交网站上一直都格外高的逼格,用雷狮幸灾乐祸的话来讲——“还要不要混了”。

 

聚会自然是办不成了,看这个势头哪怕是救世主级别的骨骼清奇也躺上那么一会。觉得自己简直像个老妈子的凯莉糟心地联系酒店干脆把所有人的伙食全部送医院来,一边通着电话一边在医院付账处潇洒地刷卡,说给老娘来一间VIP疗养间。

她守在睡得格外死的救世主先生旁边接了一上午电话,以曾经的大赛前五为代表的群众发来了贺电——被金正面刚过脸的嘉德罗斯在圣王星的宫殿里头笑到打跌,银爵简短的说了声节哀,雷狮的电话凯莉根本没接,想必也不是什么好内容;就连格瑞都抛弃了发小情谊发出了短促的嘲笑,凯莉仿佛看见他们友谊的小船在风浪里头被浪头一巴掌拍翻。

 

她掐了一把救世主熟睡中显得有点傻的脸,心想这破小孩怎么老是这么不让人省心。

 

从很久以前的凹凸大赛时期就是这样的,他老是天马行空想象力十足,在凯莉看来这傻小子似乎总是没心没肺的,别人的担忧对他的维护他总是要慢半拍才能感受到,真是迟钝的要死。

——不过他的运气和天赋也确实是太好了,凯莉有时候看着这傻子热血沸腾的背影都忍不住有点嫉妒,那时候他好像就是比其他人少了很多磨难,却偏偏能够把所有人历尽艰辛都得不到的轻易握在手中。

——这样不出于磨难的强大也就是要少点苦大深仇。凯莉想。

 

 

 她听到房门吱呀一声,放了手机回头去看。推开门的雷狮对她挑挑眉毛,视线越过她去观察了一下金,确认救世主睡得安稳之后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海盗刚刚才到Z星不久,简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围观一下被板砖放倒的救世主,索性有钱任性地租了个私人飞船叼着营养剂就直接往医院赶。他身上还残留着点橘子味营养剂的味道,头巾飘的弧度似乎都跟多年前一模一样,手上还提着个装水果的袋子。

“……”凯莉怀疑地盯着那个袋子看了两秒钟,“你不会在里头下了毒吧?”

雷狮低头看了一眼水果,大概他自已也意识到这玩意不太符合他的画风了:“这不是我的,这安迷修的。”

他说着就顺手从里头顺了个苹果,看了两眼又嫌弃地丢了回去:“这货到底会不会买东西,这个一看就是色素染的……话说那个傻子什么时候醒啊,通知的时候他那么积极,这会瞬间就躺了,真是丢人。”

凯莉听着他熟悉的“一开口就嘲两个”翻了个白眼:“都躺了一上午了,以他的战斗力说不定下一秒就能醒。”

她话音还没落金就哼哼一声翻了个身继续死睡,被秒打脸的凯莉只好心情复杂地改口:“……或者他睡醒了就会起来了。”

雷狮同情地看了她一眼:“你习惯就好。”

他们俩闲扯了几句话。室内除了金悠长的呼吸之外就是他们说话的声音,窗外的鸟鸣似乎都消失了,凯利笑着说真有点儿岁月静好的意思,而雷狮挖苦说魔女也会伤春悲秋吗。上一次这么并肩闲聊好像是创世神刚刚死亡的时候,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是一身重伤,姿势各异地躺了一地,上气不接下气地互相嘲讽,金有气无力地拉架,说胜利了胜利了别吵啦别吵啦。

说不清时间到底久不久,不过互损起来还是一样熟练。

没一会儿安迷修发来短讯说他领着格瑞和嘉德罗斯迷路了,雷狮噼里啪啦地按了一通字回他说你傻不傻还要等着我下去接你们。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雷厉风行的,抽身就走了,凯莉叼着个糖棍头也不回地挥挥手,被他平地一声惊雷般的关门声吓得差点呛住,冲着门板含混不清地大喊“你傻逼吗拍门拍这么响”。

床上躺着的金终究也不能做到在二重唱里头还两耳不闻窗外事。

在凯里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的眉毛在巨响里抖了抖,几乎是后知后觉地睁眼。背对着他的凯莉气哼哼地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他慢悠悠地立起来。

“醒啦?”魔女在他眼睛前挥了挥手,“脑壳拍坏没有?”

救世主先生迷迷瞪瞪地看了她好一会儿,直到她真的有点担心这小伙子是不是傻掉了才慢吞吞地说“我没事”,他应该是还没彻底清醒,两三分钟后眼睛才彻底清明起来,中气十足地跟凯莉不好意思地道歉。

“下不为例,下一次我就不会那么轻易地原谅你了。”凯莉咬着糖说,“被这么多人包围着的感觉太差劲了,感觉完全没法呼吸。”

“毕竟凯莉你是个ALPHE嘛,”金理所当然地说,“觉得难受也是难免的。我一个OMEGA都受到影响了。”

凯莉:“……???”

凯莉:“等等你再说一遍我怎么没听懂?”

“就是你接触了信息素会很难受啊,”金茫然地看着她,“说起来幸好今天不是我的发情期,不然这么一围还得了。”

凯莉:“……”卧槽。

她沉默了好一会,翻出手机来点开交流群。

星月魔女: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冰柠檬:???

世界第一:好消息是金醒了?

从不骗人:这算什么好消息,我还没看到他躺着的样子呢

星月魔女:好消息嘉德罗斯说对了

冰柠檬:坏消息呢?

星月魔女:坏消息是

星月魔女:他好像真的被拍傻了



“听说他被拍傻了,”雷狮拍开门,“真的假的啊?”

就他去接人的十几分钟有陆陆续续地来了几个人了,凯莉隔着他们冲他投来一个一言难尽的目光,雷狮顺着她抬下巴的方向往金那边看了一眼,几乎是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金的表情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生动了起来,一副见到亲人的模样。海盗头子被他的表情搞得蒙了一下,心想这什么情况。

他大步往那边走过去,还没有迈出两步就听见金乐呵地和他打招呼:“雷狮——”

“——你是来做孕期检查的吗?”

雷狮:“……”雷狮一个踉跄。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确认对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又偏头看了凯莉一眼:“他在说什么?”

凯莉耸耸肩:“这个比较一言难尽。”

“雷狮——”金完全没有接收到被他深情呼唤的人的震惊,还要开口说什么。

——他的声音在安迷修踏进病房门的时候戛然而止,简直像是被生生掐灭在喉管里。这突然的寂静吓得安迷修步伐一僵,差点把身后的格瑞绊倒。

嘉德罗斯皱着眉探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尴尬的空气被他随口一句话打破。他咕哝了一句“神经病”,拨开堵住了门的格瑞和安迷修,径直看向金:“渣渣你醒了?”

“啊,嘉德罗斯。”金尴尬地挥挥手,“你你你……你来陪格瑞孕检啊?”

嘉德罗斯:“……”

格瑞:“……”

安迷修:???

嘉德罗斯的表情难以形容:“他这什么毛病?”

救世主一开口就有两个人“被怀孕”了,这时候再意识不到问题在场所有人就都是傻逼。凯莉叹了口气:“大夫说是认识性障碍的一种,大概就是他脑子里多了个和现实里不一样的世界观,在这个世界观里雷狮和格瑞是可以怀孕的……这个一时半会说不清,你们都先出去。”

说着她招招手,独独把安迷修唤了过来。

“当下有个很严肃的问题你必须先解决一下,”凯莉严肃道,“有关于雷狮的。”

安迷修:“?什么问题。”

他本能地觉得有点不妙,因为金看他的眼神委实太露骨了,那种混着几分警惕,带着几分鄙视,又有着一丝丝不可置信的眼神钉在脊背上,骑士先生总觉得如芒在背。

——感觉就跟看渣男似的。他想。

事实证明他那堪比女性第六感的直男思维是很准确的。

“我刚刚跟金粗略聊了一下,”凯莉说,“他那个智商你懂的,总之我稍微套了点儿话……在他的世界观里你和雷狮是一对,这个你还不知道吧?”

安迷修:“……”

他心想我要是知道就有鬼了。

“总之,”凯莉有点复杂地说,“现在在他眼里你就是个大写的衣冠禽兽,欺骗OMEGA感情还不为家庭负责的那种。我觉得雷狮知道了这个设定怕是不会很高兴,所以你可能是等补救一下。”

“补救什么?”

“你有十分钟时间说服金你不是个世纪渣男……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分钟了。”凯莉拍拍他的肩膀,“加油。”

TBC.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写出来了

评论(18)

热度(334)